靠养猫养狗年入百万:宠物博主是门怎样的生意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导语:成为正儿八经的宠物博主后,在微博上拥有124万粉丝的@我是老段 向单位递交了辞职申请。老段原是体制内的铁路职工,拥有所谓的"铁饭碗",每月工资四千多。

成为正儿八经的宠物博主后,在微博上拥有124万粉丝的@我是老段 向单位递交了辞职申请。老段原是体制内的铁路职工,拥有所谓的"铁饭碗",每月工资四千多。但在这两年,他以另一个身份在宠物自媒体圈“出道”,靠着养猫养狗在微博收获百万粉丝,带来每月过万的收入。一番权衡之下,老段选择将副业“扶正”,辞了职专心做宠物自媒体。

这几年,宠物经济席卷而来,短视频流行、萌宠垂类内容受关注度提升、养宠云养宠人群扩大、平台扶持力度增强、宠物用品行业成潜在蓝海……也催生了越来越多像老段这样因为猫猫狗狗赶上时代浪潮的宠物博主们。

@李喜猫 是伴随微博成长起来的元老级宠物博主,专职饲养着12只猫1只狗,年入百万;@金毛~路虎 在抖音上拥有1700万粉丝,是受益于短视频平台的故事型段子选手;@野老多 是带着狗子全国各地旅行的Vlog博主,也兼顾着动物行为学讲师的身份……

这些铲屎官与宠物的故事背后,是国内自媒体内容行业发展的一个侧面。如今,内容生产者、内容平台、宠物用品商、养宠吸宠人群,更是形成了一个日渐庞大的垂直领域:据《2019年宠物行业白皮书》,全国城镇养宠人数(犬猫)2019年比2019年增长8.4%,去年中国宠物(犬猫)市场整体消费规模达到2024亿元,预计在2020年,将达到2203亿元。

一个千亿级别的大盘已然形成。这些拍着宠物视频的铲屎官们,在新内容时代,诠释着流量价值和生意,他们背后,商业化机会在释放,一个细分行业正在蓄势待发。

铲屎官们自述发家史

吸猫吸狗越来越成为当代年轻人的一项爱好,真的养宠人也好,云吸宠群体也罢,在这种注意力经济下,一些宠物养着拍着,就成了网红。

相比较其他内容精致、故事型的萌宠博主,@我是老段 走上大V这条路实属偶然,他是实实在在的草根型博主,视频内容以现实生活环境为背景,以拍记录日常生活的Vlog为主。

由于生活环境和养宠经历的多样化,老段的内容层次也较城市养宠人群丰富。他的工作单位在乡野间一个火车站,在车站他陆陆续续收养了三只猫两只狗,在城市的家里还养着三只法斗,猫猫狗狗怀孕生孩子、帮助走丢的狗找主人、车站下夜班后的景色、带狗在山里奔跑玩耍……2019年开始,这些场景组成了老段每条Vlog。

粉丝关注和喜欢老段的原因各不相同,“有人因为我捡到狗,有人因为哈土奇(狗),有人因为尔晴(猫)生宝宝,还有人纯粹是喜欢法斗,切入点都不一样,前段时间我救了一只被火车撞伤的灵缇犬,相关视频发布后,在西瓜视频上一夜之间涨了1万粉丝。 ”

2019年初,老段的粉丝逐渐多了起来,很快破百万,数据也好了起来。

感受到另一个身份带来的流量和红利后,老段有了辞职的念头。再加上车站的生存环境无法保证猫猫狗狗这一大家子的安全、经常上夜班对身体损耗过大,老段决定离开这份稳定的工作,成为一个专职萌宠自媒体人。

老段告诉新浪科技,他已经在贵阳靠近山的农村里租了一个上下500多平米的房子,准备在那里开始养宠生活。

和@我是老段 的内容调性不同,在抖音上拥有1700万粉丝的@金毛~路虎 则以故事、段子型短片为主。该账号主理人,即狗狗路虎的主人虎爸,通过将狗狗丰富的行为和表情进行解读和夸大,融合到感人、温情的故事框架中,演绎出一段生活化、戏剧化的短视频内容。

作为在短视频平台生态中成长起来的萌宠账号,其内容风格也极具短视频平台调性。在一则216万播放量的《狗狗自己在家会干什么》视频中,主人去上班时,路虎能“洗”衣服、自己盛狗粮,天气下雨后还会到小区门口给主人送伞。

视频下面都是“被感动”、夸狗狗懂事的评论。当然也会被网友质疑“摆拍、煽情”,虎爸告诉新浪科技,“不忘初心,拍好每一个段子。”

“路虎是我从小养到大的,互相很有默契,它也比较懂主人的意思,表情、动作又比较丰富和特别,同时我自己有学一些训狗知识,加以引导、交流,就能展示出有故事性的内容。”虎爸表示,拍这类故事短片,就是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真实故事加以夸大,引导路虎展现出来,这样能得到粉丝的共鸣。据介绍,路虎一则完整的视频拍摄周期是3~4天。

今年,虎爸签约了MCN无忧传媒,开始借助专业内容机构的能力,精细化生产和运营账号,同时更顺利地进行商业化变现。他表示,未来还有可能会再养一只狗,孵化一个新的账号出来。

萌宠类内容仍是蓝海?

近年来,随着短视频内容红利迸发,在萌宠这个垂直领域,也涌入越来越多“掘金”者。据新浪科技了解,大部分宠物博主的收入主要分为三块,一是来自视频平台的流量收入;二是广告收入;部分博主还有电商收入,包括自己开淘宝店或者直播带货。

相比较广告变现,电商变现模式较重,但是天花板也不一样。

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38°C MEDIA 联合创始人喻旸粢就透露,其实广告模式的天花板仍然有限,一个百万粉丝的账号,一年的广告天花板是想得到的:如果一条广告4-5万元,一个月即便接5条广告,年收入也不过200多万。“要突破天花板,无非就是继续增加粉丝量。但即便达到500万、1000万粉丝,天花板也会稍低一点。”

据其透露,宠物博主的广告,再贵也就是几万块钱,而且面对的广告客户范围相对受限,相应广告价格和广度也没有那么广。

但是电商模式却可以达到一年一两个亿级别的收入,只要你的货够好、供应链够强、粉丝够相信你、运营能力也还不错,这是广告模式不可能达到的。

除了常见的广告、电商和流量收入模式,也有一部分更为专业的萌宠博主,探索出了特色化的商业化模式。

北京人野老多是个非常懒的宠物博主。

他告诉新浪科技,自己每个月只接两三条广告,不喜欢被合同约束和管制,所以也没有签约MCN,账号都是自己在做,空闲时间会带狗狗去各地旅行,微博内容就是拍日常、分享养宠经验,还经常会被粉丝催更。当然,他同时还在从事出口贸易相关的工作,宠物博主只是副业。

野老多开始养狗时,微博还没出现。他喜欢给自己那条叫多太狼的哈士奇拍视频,上传在当时的优酷、人人网,随着两三条视频被疯狂转发,没过多久,多太狼就火了,并收获了一批粉丝。

微博出现后,野老多逐渐在上面建立了主阵地,2019年开始以宠物博主的身份运营@野老多这个账号。这么多年来,野老多积累了189万粉丝,他的粉丝大多关注了他很多年,也见证了发生在这个家庭的各种重要节点:多太狼因病去世、新成员没事儿(狗)和多小闲(猫)的加入、野老多结婚、野老多成为研究动物行为学讲师……

这几年,野老多对养宠越老越着迷,学了不少专业知识,也受过专业老师的指导,他开始以宠物行为学讲师的身份现身各大讲座、课程,提倡养狗人士科学养狗、对狗狗进行正确的社会化训练。

这样的线下活动为他带来了一部分收入,但更多时候是出于兴趣爱好,如今,他课程也延展到了线上。

和野老多一样,因为养宠、做号,而在专业领域获得成就的还有@李喜猫。

李喜猫也是微博上早期的宠物博主。她的微博以日常晒猫、动物救助为特色。2019年粉丝到一定体量后,李喜猫开始全职做宠物自媒体,并签约了MCN专业化发展。

如今,她身份是@李喜猫账号的主理人,也是新媒体高级运营师,作为“过来人”,会面向公司内的新人进行授课和分享经验。

李喜猫的微博内容以家里猫猫狗狗的日常为主,早期主要产出图文内容,如今以视频内容为核心。她向新浪科技透露,以前靠写文章输出内容的时候,一个月全平台能有几万元的收入,但是现在各个平台都不扶持图文了,只能把重心移到能获得红利的视频内容上。

李喜猫透露,账号目前主要变现方式是流量变现和广告,一年收入能到百万元。

谈到自己的发展瓶颈,李喜猫表示,账号想要往上发展,瓶颈还在于视频过于生活化,戏剧性少了一些。“这主要是因为我自己没有一个固定的团队”——虽然签约了MCN,但在内容输出上,一直都是李喜猫自己全职在运营这个账号,去年年底才加入了一个剪辑师。

她表示,未来会增加专业的团队成员,一起把内容做到深度和专业、科普向。

“做这一行是我的爱好,后来变成了一个职业,后续也会考虑延展美食或者旅行类的账号。但是现在比较忙,还在考虑的阶段。”她还是强调,拍宠物,还是要呈现它们最真实的样子,而不是去建一个人设,这才是粉丝真正想看的。

行业存乱象亟待遏制

受年轻一代欢迎、平台扶持等因素推动,宠物内容市场正在快速扩大。快手就曾公布其平台上头部动物宠物达人近5万人,每日动物宠物内容短视频或直播的播放量达5亿次。

从拍着玩到成为专职的博主,这是一个幸运的事件,但也具有很高的偶然性,不是所有的养宠者,都能享受到这波红利。

喻旸粢就表示,这个行业的一个趋势是,所有萌宠类的内容生产者,一定要生产出具有特殊性的内容。 现在的阶段,除非你的猫猫狗狗真的非常可爱、出类拔萃,否则单纯分享可爱萌的内容,已经没有太大竞争力了。

“这个行业做萌宠内容的人不少,但是月收入5万以上的,大概只有10%。”

喻旸粢告诉新浪科技,整个萌宠内容行业,早期微博上很多头部萌宠类账号发展还是比较稳定的,他们做了很多年,一直都是非常头部的大号,并且已经出圈。当然,还有一些账号的兴起是跟着平台的发展而来的,比如抖音、快手、B站、小红书。不过,他们在偏公域流量的平台收获一定的粉丝后,往往也会偏向更私域流量的运营粉丝的方式,开始在微博、微信上运营账号,建立粉丝群等。

虽然各项趋势在向好,但喻旸粢也指出,对比日本和美国,中国整个宠物行业的发展还不够,竞争很激烈,却还未像其他行业一样有寡头或巨头出现。

当整个产业链处于初级阶段的时候,品牌方在广告投放和市场推广的时候,更看重的是回报,即投入产出比能做到多少。

“客户在选择KOL的时候,肯定会考虑其内容是不是OK,内容调性是否符合品牌。最关键的是KOL的内容到底有多垂直,有多少粉丝是云养宠的,多少是真正养宠物的,品牌方一般希望投放能触达到更多真正的养宠人群,而不是云养宠的人群。 ”

喻旸粢表示,当然也有一些品牌知名度比较高的客户,看中的不是产品销量,而是品牌曝光度,和触达人群。

目前行业中还是以第一种品牌商居多。而已经成功出圈的宠物博主,面对的客户不只有第一类的客户,还会有很多第二类的品牌客户。

在这个偌大的萌宠内容蓝海中,除了猫猫狗狗,也有很多拍猪、鸭、鹅、乌龟、鸽子、蜥蜴等冷血动物的博主。不过这类账号,除非做到特别头部,拥有一定的流量,否则商业化相对受限,他们需要探索出属于自己的一套变现模式。

喻旸粢认为,市场需要对整个行业保有一定的耐心,这个行业应该是要做时间的朋友,未来竞争会越来越激烈,池子也会越来越大,变现模式肯定也越来越丰富,现在整体的萌宠垂类的内容已经朝着这样的事态在发展了。

不过,人气和质疑,也是所有宠物博主都会面临的问题,当一个账号开始商业之路,不可避免会引发纷争,同时也存在一定风险。

比如头部萌宠博主“回忆专用小马甲”在成名后,就曾因为频繁接广告等问题,被网友推上风口浪尖。类似的问题也同样出现在腰部或者新起来的宠物博主身上。

今天,也一度发生着有人为了红不惜制造噱头、不择手段的行业乱象,比如强迫“宠物吃播”等。在谈到行业乱象时,李喜猫就表示,宠物博主分两种,一种是因为爱好而成为了一个博主,这个账号就是他自己;还有一种是为了挣钱成为博主,这个账号就只要能挣钱和营销了。也可能会误导很多人,出了事情也不能担责,这样的人会破坏整个行业。

不过,行业在成长,平台规则也在逐渐完善,如火如荼的萌宠生意经背后,一个“新江湖”也将逐渐进入主流人群视野。